鹤一

曾经濒临崩溃时写的,现在看看还挺惆怅。
走出来了也就释然了。

一早起来却并不感到饥饿,这让我感到惊奇,耳边回旋着如深海般的低鸣。

踢开被子,空调的冷风令我四肢冰冷,就像深海把我包裹一般。

被刺激关节的寒意。

可我的血液是流动的,肉体是温暖的。

我似乎被一团黑雾笼罩,头上是往阳光游去的鱼群。

我试图张开双手跟随他们,无尽的黑丝自深海深处伸出,触碰我,抱紧我,吞噬我。


日常摸鱼_(:з」∠)_

用爷爷的公式锻出了鹤球_(:з」∠)_嘿嘿嘿(o´ω`o)迷之开心